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办/办理广东酒店管理职业技术学院毕业证

2018-06-24 00:09:56

办/办理广东酒店管理职业技术学院毕业证_搜.狗.推.荐十【电/V信同号:18578920088】★【无.需.打.开】【本.地.送.货.上.门】【诚.信.为.本】【质.量.保.证】【效.率.第.一】诚信是金,服务用心。告诉你如何踢一场高X格的业余联赛?

  

  冰毒曾让我失去正常思维能力

  讲述人:小冬,北京人,年近30岁,目前已保持操守4年

  从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出来后,我起初不适应,暴饮暴食,一下子胖了30多斤。最近,减肥减掉了15斤。回到社会,我感觉,我的戒毒之路才正式开始。

  (一)

  我为什么会吸毒?

  这个问题,戒毒后我想了好久。我“败给”毒品并不是运气不好,我觉得根本不会有一个好孩子第二天突然就吸上毒了,沦落都是一步一步的。

  很小的时候,父母离异了。爸妈都觉得亏欠我,生活上就很宠我,对我的各种要求基本上百依百顺。我学习不好,初中没毕业就进了体校,更没人管,跟着同学开始在社会上混,认识了很多社会上的人。慢慢的,我开始喝酒,接着学会了抽烟,后来夜不归宿,再后来成了各类夜店的常客……就这样,我一步一步滑向了毒品。

  第一次吸毒的感觉,我至今还记得。那是2005年的一天,一个朋友过生日,在酒吧聚会,有人拿出K粉,朋友说:“你试一次,怕什么?”我那时候还年轻,生怕被别人看扁,就吸了。吸完之后,天旋地转,恶心想吐,还想哭,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
  有了这一次,毒品开始变得不那么可怕。当另外一拨朋友拿出毒品显摆的时候,我马上逞强说:“这有什么,我都玩过,玩一次给你们看看。”就这样,我和毒品的关系越来越紧密,刚开始,一个月一次,到后来一天两次,直至染上了冰毒。

  新型毒品太可怕了!在不知不觉中就损伤人的大脑,吸食冰毒让我变得亢奋、暴躁、多疑,甚至没办法和周围人正常沟通。

  (二)

  吸食冰毒第三年,我爸发现我吸毒。

  当试纸显示冰毒阳性的结果,我爸一个壮汉突然跪倒在面前,号啕大哭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爸哭。可当时的我,已经被毒品侵蚀得麻木不仁,对眼前的一幕完全无感。我爸哭着哭着,突然冲进厨房拿出一把刀,朝着我大喊:“今天,要不我把你杀了,要不你就杀了我。”看到我爸发疯了,我本能地跑出家,跑到了另一个城市。

  我从小跟着我爸学做生意,换了城市自己开了个游戏厅,挣钱,吸毒,行尸走肉一般。我爸再也没理过我。有一年,家里传来消息,说我爸病危,我没去看他。在毒品作用下,我早已没了亲情,也慢慢丧失了正常思考的能力。

  2014年,我因为吸毒被当地警方抓获,拘留15天。从拘留所出来,是我爸来接的我,他整个人瘦了整整50斤,头发也花白了。我爸只对我说了一句话:“要不咱俩断绝父子关系,要不你就找个地方待一段,把毒戒了。”

  我什么都没说,上了我爸的车,一路到了北京。我爸说的那个地方就是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。临走时,我问我爸什么时候来接我,他大骂我一顿:“你先呆够两年再和我谈条件。”

  (三)

  多亏我被送到了天康戒毒康复所,否则我不敢想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。

  来到天康,吃得好、住得好,还有老师和颜悦色地陪我聊天,可最初的半年,我只感觉脑袋停转了,没办法思考,说话断断续续、颠三倒四,所里的各种课程都像是听天书一样。

  过了半年,我才终于恢复了一些思维能力,也才意识到,毒品给我的大脑造成了多么严重的损害。前一阵,我在公交车站遇到一个病友,他的老妈妈带着他去看病。我俩起初一直在聊天,后来我发现,他竟然是在自言自语,根本不是和我说话。她的老妈妈流着泪跟我道歉:“对不起啊,小伙子,我儿子脑袋坏掉了。”我听着想哭。

  恢复了思考能力,我开始参加天康所里情绪管理、家庭修复等各种课程,每个课程都上了5遍。我慢慢好了起来。

  到了第二年的下半年,所里让我当同伴小教员,帮助那些后来的吸毒人员,给他们做工作。我还跟着所里的老师,一起到学校、建筑工地里去做毒品讲座。记得第一次去清华大学给学生们讲我的经历,稿子已经改了无数遍,可我还是紧张得差点把桌子都抓烂了。但是,我愿意参加这些活动,我太想告诉那些年轻人,毒品到底有多么害人!

  (四)

  快两年了,我爸带着家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他们带我出去玩了两天,但我爸一句话都没和我说。直到老师找我爸谈话,告诉他我这两年的变化,他的态度才有所转变。老师还对他说,要帮我介绍工作,让我回到社会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爸一夜没睡,他太害怕了。我答应我爸,今后不管什么事,一定会跟他说实话。

  现在,我在一家小型加工厂工作。工作最初,我遇到了很多不如意,首先就是身体的劳累,下班回家的两公里路,要休息两次才有力气走回去。可更折磨人的是,不管多累,躺在床上还是睡不着,满脑子都是过去犯过的错、做的傻事,有时候躺在床上就哭。偶尔刷朋友圈,看到自己小时候的朋友,都已经结婚生子过得特别好,心里也说不出的心酸。

  我的吸毒史,对我的一生都将造成困扰,我只能学习去适应它。

  我到厂子工作一段时间后,和大家都慢慢熟悉起来,也交了一些新朋友。有些人知道了我吸毒的事,总是遮遮掩掩的,想问又不敢问。我斗争了很久,决定对大家坦诚相待。一次大家聚在一起,我便玩笑似的说了自己的事:“我知道你们都知道。谁还没犯过错误?党都原谅我了,你们还不能原谅我?”这次过后,大家反而没了心结,更加能接纳我。当然,也有一小部分人总在排斥我,我不放在心上就好。

  这段经历也给我的生活增加了不少麻烦。经常和朋友一起经过检查站,我都会被要求接受尿检,最尴尬的是住宾馆,几乎每次都会在大晚上被突击查房。我现在出门,都不愿意带身份证。我有时候瞎琢磨,这以后万一和丈母娘一起出门被查怎么办?

  这几年,我还没回过家,不想去面对一些人、一些事。曾经有人问我,如果现在有人把冰毒放在你面前,你能不能抵抗得住诱惑。我回答说:“我只能尽可能不让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
  现在的我心态很好,已经习惯了遇到问题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也和父母重新建立了信任。我想,如果遇到心仪的姑娘,或是今后换了工作,我都会对大家坦诚相待。另外,我还有一个心愿,就是想多做一些公益的事情,用我的经历告诫大家,一定要远离毒品!

  本报记者 黄洁 整理  



相关报道:欧盟扩大对中国电动自行车生产商调查 或加征关税
相关报道:大反转 调查显示一半以上日民众反对安倍政府修宪
相关报道:印军计划大量采购无人机:陆军120架 空军也要100架
相关报道:英媒评百大球星:梅西超C罗夺第一 内马尔列第三
相关报道:斯皮思告诉你降低杆数秘诀:交叉手推击
相关报道:“一岁看大 三岁看老”的Apollo
相关报道:千名学生操场写家书 女生愧疚写信格式都忘了(图)
相关报道:澎湃:正常福利 还得光明正大地发
                    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